爱投彩

爱投彩主办
爱投彩收藏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爱投彩 > 人文长江

“亚洲天池” 中国水都

在我国中原腹地,有一片温润如玉的湖泊,像一颗闪耀的明珠,镶嵌在汉江与丹江口的汇合处,她就是我国南水北调中线的核心水源区——丹江口水库。

丹江口水库被称为亚洲最大的人工湖,享有“亚洲天池”的美誉。最大蓄水量能达到339.1亿立方米,如果按照中国14亿人口来计算,每人可分配到的水量多达24吨,这么多水是从哪里来的呢?

 

 

丹江口大坝全景

 一个“神话”的诞生

这一库好水,得益于一座伟大的工程,她就是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。

  2018年9月1日,是丹江口工程开工60周年的纪念日。半个多世纪以来,丹江口工程不仅在防洪、发电、灌溉、航运、养殖中发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而且为南水北调中线输水工程提供了优质的水源。
  2014年12月26日,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11周年的纪念日,这个具有张力的数字正好与中国的“要”字谐音,3个“1”字叠加在一起,能让我们体会到华北人民对水的渴望与期盼,对新中国的缔结者毛泽东主席的敬仰与怀念,这个月,南水北调中线输水工程,通过一千多公里的输水干线,将清洁优质的水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北京团城湖。截至2018年9月30日,中线一期工程3年多来已实现安全供水1388天,累计达标水量超过170亿立方米,这个数量相当于搬走了2700多个西湖,平均每天给北方输送了2个西湖的水量,为缓解我国华北水资源危机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  可你知道“亚洲天池”是怎样形成的吗?
  说到“亚洲天池”,不能不提到一位伟人,他就是新中国的缔造者——毛泽东。
  上世纪50年代初,百废待兴的中国,面临着水多水少的2大威胁,一个是南方水多,水涝频繁,一个是北方水少,干旱严重,时空分布不均衡,构成了南方和北方水资源的不平衡。为此,毛泽东主席曾经两次南巡。一次是1952年10月,南巡黄河,一次是1953年2月,南巡长江。第二次的实地考察,终于诞生了“南水北调”的伟大梦想,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毛泽东主席的这个设想,只能说是一个“神话”。
  公元1953年2月19日,毛泽东主席在“长江”舰上,已经连续工作了4天3夜。上午11点多钟,“长江”舰顺江而下,前往南京,途中与时任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,还有时任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,研究探讨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,当时毛泽东指着地图问林一山,从四川白龙江调水到北方怎样?林一山摇摇头说,发源于秦岭的白龙江流到下游,水量越大,地势越高,不适于自流到地势相对较高的北方,林一山停顿了一会儿又说,秦岭山下,有一个两河口,是汉江与丹江的汇河口,从这个地方建坝调水,地理位置优越,可以自流到北方。毛主席高兴地采纳了这个建议:“南方水多,北方水少,如有可能借点水来是可以的!”一个“借”字,体现了一代伟人的高瞻远瞩,一往无前的精神斗志,把“神话”变成现实的雄才大略。
  从这一天开始,中原腹地便有了“亚洲天池”的梦想,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工程孕育而生。
  一座“地标”拔地而起
   新中国成立的第二个五年计划,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工程被列入了国家的重要议事日程,也被称为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。
  1958年9月1日,丹江口水利枢纽一期工程破土动工,凤凰山上响起了开工第一炮,来自湖北、河南、安徽等省的10万建设大军,云集丹江口,他们面对荒山秃岭,荆棘丛生,没有畏惧,住在油毡草棚,吃着腌菜杂粮,依靠一条扁担,两个箩筐,采取“土法上马,以土为主,土洋并举”的办法,决心让“高山低头,叫河水让路”,10万大军以工程大会战的方式,开始了征服汉江的伟大壮举。1973年9月,丹江口6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;1973年11月升船机投入运行;1974年4月,8公里长的陶岔引水渠首建成。
 
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干渠
 
  1974年,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下闸蓄水,一期工程开始正式投入运行,由于水位抬高,江水回流,形成了两座巨型水库,一个是汉库,库尾一直延伸到陕西的白河,全长180多公里;另一座是丹库,库尾延长到陕西省的丹凤县,长达80余公里,从卫星云图上鸟瞰,丹江口水库是由2个巨型水库融合而成的,横跨湖北、陕西、河南3个省。
  2005年9月26号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水利枢纽二期加高工程正式开工建设。丹江口大坝坝顶高程由原来的162米增加到176.6米,最大库容量由过去的209亿立方米增加到339.1亿立方米,水域面积从原来的745平方公里扩大到1050平方公里,水库周长达到4600公里,这个数字相当于2个京广线的长度。
  2013年底,南水北调中线主体工程完建,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,这项历时11年建设、长达1432公里的引水工程,开始实施向北方供水,实现了一代伟人66年前的夙愿与梦想,让“神话”变成了现实!
“水”从哪里来?
  丹江口水库的一湖碧水,主要来源于两条河流,一条是长江的最大支流——汉江,一条是汉江的最大支流——丹江,其中70%的水量来源于汉江干流。
  汉江发源于陕西省的宁强县。为能了解汉江水源,记者曾沿着925公里长的汉江中上游,一路采访到陕西省的宁强县。
  宁强县有一个大安镇,为汉江第一镇,这里汇合了汉江的三条水源,组成了一条主干河,向东奔流。可三条水源,谁为主源呢?大安镇党委书记张怀宏告诉笔者:“沮水和玉带河人们一般都认为是汉江的支流,古人所说的汉江源指的是宁强县东北面嶓冢山下涌出的一股泉水,叫古汉源。”望着他手指的方向,嶓冢山巍峨壁立,云遮雾罩。汉中市水利局工程师黄在军介绍说:“《尚书·禹贡》里说的‘嶓冢导漾,东流为汉’这句话沿传至今,一直被人引用,后来的《山海经》《尚书》《水经注》以及现在的地方志也都认为‘嶓冢之山,汉水出焉’。”
  为能亲眼目睹古汉源的源头,掌握第一手真实可靠的材料,我们决定夜宿距离最近的大安镇烈金坝村。
  烈金坝村距离汉江源头5公里,仅有一条山间小道。翌日清晨,我们一行8人徒步前行。山路蜿蜒曲折,不管我们怎么走,潺潺流水总是时隐时现地伴随着我们,它汩汩淙淙,显示着大自然生命的搏动。伴随着溪水叮咚的天籁之音,我们走了一个半小时才攀到嶓冢山脚下,老村长拨开荆棘丛生的野草说:“现在这个季节能看见汉江第一股源头水的地方就在这里。”果然,一股蜿口粗的泉水从长着苔衣的石逢中奔涌而出,水色清亮,咕咕作响。距离泉涌之上200米处,有一千仞绝壁,古木垂蔓,岩前有一石洞,人称“石牛洞”,我们来到洞前,原汉源村的老村长指着洞口说:“这就是人们常说起的‘石牛洞’,每逢天将下雨,洞内轰轰作响,发大水的时候,水从洞口涌出,好像两头牛在用力堵水,传说这两头水牛是大禹治理汉水,从四川赶来堵水的。”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,只见“石牛洞”略呈方形,高宽各约3米,深不可测,洞里两尊钟乳石形的水牛活灵活现,一个头部已拱入洞中,后半身露在洞外,一个身部已入洞,只露臀部,将它的后半部留在洞口,留在人间!洞口四周的沿边,布满钟乳石状的悬石呲峰,似风嘴龙喙,象鹰爪鱼鳍,泉水从尖部垂石滴落而下,叮叮咚咚,缓缓浸进绿苔细草之中,然后又从下面涌出,形成一线小溪。在石牛洞上方还有一小石洞,当地人称“漾水洞”,老人介绍说,每逢下起大雨,洞中就会涌出一股桶口粗的泉水,远远望去,飞流直下,似白练当空,银河倒挂,这就是世传的汉水之源。溪水汇入汉江,穿越陕南鄂北,浩浩荡荡,奔腾1500多公里进入长江。
  踏访汉江源,让我们亲历了发源于山高谷深、滩多流急的秦岭南麓,是由千山万壑中涓涓淌出的溪流汇聚成的三条河流,三水流至汉中才被称为汉水。汉水一路融汇深山峡谷中的众多支流,奔流在秦岭、大巴山之间,到湖北丹江口时,与她的最大支流丹江汇合,已是浩浩荡荡、气势宏伟的长江第一大支流了。
北京的“大水缸”
  水,生命之源、生产之要、生态之基。
  1974年4月,8公里长的陶岔引水渠首建成后,“亚洲天池”的一湖碧水,就一直被看成是国家的“特宝儿”,被重点保护。
  来源于两条江河的好水,离不开人工的设计与保护。为能达到优质的水源,五十年代初,丹江口工程的坝址设计就选在两河口的位置,大坝建成后,就变成了两座巨型的“蓄水池”,起着过滤和沉淀的作用,能让水质更为洁净。
  这是一个绝佳的地理位置。丹江口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完建后,笔者曾随同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组百余次走进丹江口库区。伫立于船头甲板,穿行于两库之间,更能清楚看见,汉江之水进入中线水源的核心区,流入180多公里长的汉库,经过第一次沉淀,水质变得清澈透明,汇入两河口后,被丹江口水源工程拦截,汉江水库像长江第一湾,拐了一个半圆形的弧度,将汉江水又倒灌进丹江口水库,经过第二次过滤,才从陶岔渠首输送到北方,实现了南水北调中线的供水功能。
  上世纪90年代初,国家计委农经司副司长魏昌林曾多次组织专家实地考察,经过反复论证,得出的结论是“南水北调中线选择丹江口,一是位置好,二是水质好,三是可自流,中国找不出第二个丹江口”。 魏昌林说。
  1991年,因为工作关系,记者经常随行采访。记得有一次去陶岔渠首考察途中,驶进“小太平洋”,魏昌林站在船头,一双深情的眼睛凝望着浩瀚无边的湖水亲切地说:“每次来丹江,看见这一湖清水,就让我想起北京人的‘大水缸’,我们一定要保护好,不能被污染!”陪同考察的时任丹江口水利枢纽管理局总工程师程国梁感叹地说:“是,这么好的水,不用好实在太可惜了!”从那时起,丹江口库区的上游就开始严禁污染源,特别是禁止有污染的生产企业进驻办厂,不搞大开发,共抓大保护。
  走进丹江口水库,看见这片辽阔的水域,不同的人会发出不同的感叹。有一次,记者随国家环保部门考察组走进库区,一位专家看见这一湖碧水,眼神里流露出对生命的渴望:“有了水,就拿到了生命的许可证!”一位来自于中国科学院的院士,面对一湖碧水,由衷地发出感叹:“像这样洁净的大容量水源,在中国已经为数不多了。”而北京人身临其境,说得更为亲切入骨:“这就是咱们家门口的‘大水缸’啦!”
  
汉江:中线水源的命脉
  汉江,又称汉水,是长江中游最大的支流,全长1577公里。汉水是我国南北自然分界线上的一条黄金水道。战国时代,楚国经济文化发达,汉水干流及其支流城邑星罗棋布,水上交通便利,商业贸易兴旺。楚国封君鄂君启的商贸船队就曾充分利用汉水水道经商发财。汉江中下游明星城市——襄阳自古就有“南船北马”“七省通衢”之说,是古代汉水流域的一大中心城邑,城邑经济兴旺,水上贸易发达。南北朝梁朝人刘昭注补《续汉书·郡国志》引《荆州记》曰:“襄阳旧楚之北津,从襄阳渡江(汉水),经南阳,出方关,是周、郑、晋、卫之道;其东津经江夏,出平睾关,是通陈、蔡、齐、宋之道。”
  汉江被人们形象地称为“中国的田纳西”。专家们说,这条年均径流量539亿立方米的河流,相当于一条黄河的径流量,覆盖的流域面积达到15.9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9个北京市面积的总和,就是这条河流以她1964米的总落差,横贯陕西南部,流经湖北至武汉汇入长江,并创造了“鱼米之乡”的汉江平原。
  汉江,一条伟大的河流,以她纯净的乳汁哺育着千百万的中国人民。今天,在重组中国水资源命脉、实现中国梦的征途中,正在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文章作者:刘铁军 文\图责任编辑:朱俊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