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投彩

爱投彩主办
爱投彩收藏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爱投彩 > 爱投彩

岳阳天下楼 宠辱皆忘地

岳阳楼,这些年来多次登临,楼内自然流露、随意散发的人文神韵,楼上俯瞰洞庭、遥望君山的壮美疏阔,总是让人心旷神怡、豁然开朗。

去得多了,才渐渐琢磨明白,岳阳楼之魅力,似不全在于名楼浩水或晓风新月,也不全在于诗书丹青或管弦声乐,而主要得乎其所独有的豁达氛围。

说起来,岳阳楼所处的地理位置极好,背靠岳阳城,俯瞰洞庭湖,遥对君山岛,北依长江,南通湘江。登楼远眺,一碧无垠,白帆点点,云影波光,气象万千。

在岳阳楼前有这么一副对联:“洞庭天下水,岳阳天下楼”。依此联之意,这洞庭之水是天下水中第一,岳阳楼为天下楼台之首。

洞庭之水是否真能够担得起这样高的名分,岳阳楼是否名过其实?恐怕见仁见智。人们的境遇不一,心情有别,看问题的视角自然就会有所不同。比如古时的文人雅士登楼,可能只会在意当日是不是个吟诗作赋的好天气?而若今时的游客情侣徜徉于此,则可能更在乎取景的背景是否更别具一格。

其实纯以景观论,岳阳楼确实游有所值。

岳阳楼为江南三大名楼之一,其主体建筑建筑精巧雄伟,重檐鳌突,藻井锁窗,雕梁画栋,丹柱彩楹,庄严壮丽。整个楼的建筑在美学、力学、建筑学、工艺学等方面都有惊人的成就,确不负“岳阳天下楼”的美称,我国古建筑中的瑰宝。岳阳楼原是三国时东吴大将鲁肃的阅兵台,唐朝以前,其功能主要作用于军事上。公元716年,唐中书令张说谪守岳州时,对其进行了扩建,取名为岳阳楼。自此,岳阳楼便逐步成为历代游人和雅士游览观光、吟诗作赋的胜地。

在以岳阳楼为主的景区里,完整地保留了明清时代修建的三醉亭、仙梅亭,配套建造了怀甫亭、诗书碑廊、历代名人蜡像馆等人文景观。园内绿荫修竹,环境幽雅,文化气氛浓郁,中外游人络绎不绝,慕名而来,流连忘返。

从楼上俯瞰,洞庭湖碧水共长天,沧溟空阔,一湖浩水,横无际涯,涛声起伏,百舸争流。

洞庭一湖,汇集了湖南境内最大的湘资沅澧四江之水。湖之东,还有一条不长的汨罗江,诗人屈原便自沉于此。诸水在岳阳楼前浩荡汇合,一起北上奔入长江。

而唐宋以前,长江并无荆江大堤,故此段亦无固定的长江水道,湖南的洞庭湖与湖北的众多大小湖泊皆环流相连,烟波一水,人称“云梦泽”。

景观之美,或许并不是岳阳楼名世的主要缘由。其声名,大概在于数度成为知名官员的贬谪之地,落魄文人的漂泊之所。这些迁客骚人每每登楼,均有名作问世,于是文以传楼,声名日渐显赫。

关于岳阳楼优美的诗词歌赋、动人的历史掌故,数不胜数,在这座不大的楼宇里,鲁肃、张九龄、孟浩然、李白、杜甫、韩愈、刘禹锡、白居易、李商隐、吕洞宾、范仲淹、米蒂、董其昌等均留下了诗文墨迹。

如今在岳阳楼下、洞庭湖边的景观道上,至少有上百首历代诗歌被镌刻于方石之上,用铁链串连一起,形成“洞庭风韵”诗歌长廊。墨客骚人们虽或时有去国怀乡、忧谗畏讥之悲,但也不乏心旷神怡、宠辱皆忘之喜。是这里灵秀的山水,抚慰了他们落寞的心灵。首次修缮扩建岳阳楼的张说,谪守岳州后,诗风日益凄婉,曾赋诗《岳州看黄叶》:白首看黄叶,徂颜复几何。空惭棠树下,不见政成歌。

《岳阳楼记》当然是岳阳楼流芳百世的扛鼎之作。公元1004年,滕子京官场失意,谪守巴陵郡,将当地治理得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,遂重修岳阳楼,并请好友范仲淹撰文纪念。范仲淹有过青少年时代的艰苦经历,也有过仕途上的无奈,故而能以乐观和客观的心情看景观人,借楼而慨,一篇《岳阳楼记》名动四方,传诵天下。借助范公的生花妙笔,岳阳楼的声名也上了一个台阶。

滕子京本人其实也能写得一手锦绣文章,他与范仲淹是同年的进士。在岳阳楼落成之际,滕自己也曾赋词一首,调寄《临江仙》:湖水连天天连水,秋来分外澄清。君山自是小蓬瀛,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。帝子有灵能鼓瑟,凄然依旧伤情。微闻兰芷动芳馨。曲中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全词景情描写婉约,措辞得体。

但滕子京主修的岳阳楼,在公元1639年(明崇祯11年)时毁于战火,翌年始得重修,其后又经过多次修缮。

岳阳楼有1700多年的历史,因战乱烽火、风雨侵蚀、水患人祸,屡圮屡修,有史可查的,就有30余次。

故历代凡到岳阳(亦称岳州、巴陵、巴丘)来做官的,必把保护、维修、重建岳阳楼作为要事大事。一千多年来天下名士在此留下的诗词歌赋和优美传说,也被同保护楼宇一样小心地保藏下来了。

岳阳楼上的题字题联堪称各地楼台之最,数目繁多,且字字珠玑,比如这一联:一楼何奇!杜少陵五言绝唱,范希文两字关情,滕子京百废俱兴,吕纯阳三过必醉,诗耶?儒耶?吏耶?仙耶?前不见古人,使我怆然涕下;诸君试看:洞庭湖南极潇湘,扬子江北通巫峡,巴陵山西来气爽,岳州城东道岩疆,潴者,流者,峙者,镇者,此中有真意,问谁领会得来?

这副对联气势雄浑,对仗工整,在问答之间,写出了岳阳楼的历史、地理,借此道出了人间的兴亡流废,道出了世道的艰辛沧桑。上联中作者登楼远眺,却“诗、儒、吏、仙”均不见,独处千古名楼,顿生无限落寞,好不怅然!下联按南北西东的方位顺序,写出了岳阳楼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借景喻人,“此中有真意,问谁领会得来?”展示了作者淡看功名利禄的博大胸怀。

以封建时代学而优则仕的体制,岳阳楼的象征意义无疑是具有积极意义的,至少不时为众多的读书人和“父母官”们提了个醒儿:居庙堂之高,须忧黎民百姓;处江湖之远,犹忧国家社稷。前者是为官的本意,后者大抵算一份责任心吧。

自范公始,文人来此均秉承其志,使得岳阳楼成为沐浴洗涤心灵之地。集身世之悲,合家国之忧,许多书文大家也纷纷来此借楼挥毫抒怀。岳阳楼上的文章,大多能信守恰当的为学之道:坚持自己的主张,体认他人的观点。

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”堪称一条值得珍视的智者忠告。这不是简单的高调,而应是范、滕二人的共勉的信念,是“先人后己”的一种升华。但凡以政治为第二生命的人,在个人政治前途渺茫之际,极易悲观,范仲淹出于对好友的关心,对滕子京提出这样的忠告,其情可鉴,这与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式的直意流露,其实是一样心情,两种表白。

登斯楼也,纵览浩瀚洞庭湖,蜿蜒山峦如黛,万顷银波中风帆点点,若沉若浮,神秘缥缈,神交古人,可谓得之极矣!

春夏之交,上楼观游,在乎山水,一湖浩水,卓有凉意。景色变幻,莫出范公神来之笔。只是今日游人接踵造访,恐怕是他始料不及的。

登岳阳楼,观洞庭湖,以景中之意,夯实旅行者的灵魂,给失意者以慰藉,予游子以关爱和勇气,自强自尊者,夫复何求?!

文章作者:陈松平责任编辑:梁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