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投彩

爱投彩主办
爱投彩收藏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爱投彩 > 爱投彩

劳动的滋味

父亲给了我一把铁锨,我们父子便站在铁筛的两边。一锨锨砂石随着胳膊的挥动,就像飞扬起的麦子,高过了我们的头顶。均匀的筛眼如大浪淘沙般,将原本混在一起的砂石迅速分离开来,一类细沙与水泥变成沙浆,一类粗石与水泥和成混凝土。虽然在树荫下,但五月的阳光,斑斑点点如上山的蚕样,爬满了我的全身,汗便如泉涌样将衣服裹在了身上。

看着我将锨抡得如风,满头大汗的样儿,父亲心疼地说道,不要那么性急,干活要一下一下地来,不然身体吃不消。对于父亲的劝告我有些不屑一顾,到中午吃饭休息时,明显感觉胳膊有些酸痛,但仍咬牙坚持,熬到放工。工头笑道,学生娃,这下知道农民工的滋味不好受吧?看着满手的血泡,浑身脏臭得如犯人,此时,我才体味到父亲平日说的劳动滋味。

对于劳动,父亲的解释就是干活。面朝黄土背朝天,父亲终年四季如一头牛样,没黑没白地忙。春锄草,夏收麦子栽水稻,秋收玉米又种麦子,一茬接一茬的庄稼,让农民如驴推磨般地在土地里劳动,偶尔有个空闲还得打猪草喂牲口,去建筑队里挣点贴补钱。“忙?农民不劳动吃啥呢?”这是父亲的口头禅,也是他的动力。虽然书本里说劳动最光荣,可我却从没有看到农民受到表彰。他们顶着太阳驮着月亮,用大颗大颗的汗珠浇灌着干渴的土地,只求风调雨顺,粮食丰收。干不完的活,让他们总是马不停蹄地劳动,吃食粗糙,经济拮据,仅为一家人的生计。

看着我虚弱的样子,父亲趁热打铁地教育道,不学习一辈子就只能当农民,就要这样辛苦劳动……考上学,即使坐不了办公室,当工人也比农民强。你看你强子哥,在工厂里做技术活,太阳晒不着风雨淋不着,衣食无忧日子过得赛神仙。

强子哥是大伯的小儿子,技校毕业后在一家军工厂当工人。住的是单位分的楼房,上下班有单位班车接收,每天衣着光鲜,干净整洁,不怕风吹日晒,拿着稳定的工资。每次回家,他都给大伯带点烟酒糕点,很是让父母羡慕。当时流行一首歌曲叫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。强子哥的现实说版,让工人在我的心中一下子高大起来,那不仅是光荣劳动者的形象,更是时髦生活的代表……

三十多年过去,我都忘不了那年的五一,跟着父亲在建筑队劳动的情景。父亲的言传身教,让懵懂的我不仅对劳动有了清醒的认识,还对人生有了思考。只可惜一心想逃离繁重体力劳动的我,虽然通过考学剥去了农民的身份,进了城,却没能像强子哥那样体面地当上工人,而是在一家科研单位做起了研究工作。虽然不像父亲那样身体劳累,但大脑一点也不轻松。为了科研项目取得进展,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,四十多便已见谢顶,母亲说没想到脑力劳动者也这么辛苦。此时我才明白,世上的劳动既有农民样的体力劳动,也有工人样的技术劳动,还有知识分子的脑力劳动。虽然大家分工不同,付出的艰辛程度也不一样,但都是在创造自己的生命价值。

劳动无贵贱之分,每一个努力的双手都值得尊重。对于劳动的滋味,在土地上劳作了一生的父亲说是咸的,劳动就是一家人的柴米油盐:在工厂握子大半辈子焊枪获得无数先进表彰的强子哥说是甜的,劳动就是为单位争光为国家效力;而我却认为,劳动的滋味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劳动就是流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。

五月的阳光,能把汗水锻成钢,也能把人生炼成金,因为五月满是劳动的滋味。

文章作者:秦延安责任编辑:梁宁